您现在的位置:活动首页 > 帖子 > 古籍“复活记”

古籍“复活记”

2015-03-18 23:12 发布人:xmllc

中华历史五千年源远流长,留下各种古籍文献不计其数,而岁月的侵蚀让这些历史的载体变得脆弱不堪,亟待保护。本期记录上海带您走近古籍修复师,揭秘古籍修复技术。


张品芳是业内闻名的古籍修复专家,其师赵嘉福是著名的古籍修复专家,尤擅碑刻传拓、碑帖修复装裱。


张品芳的主要工作是修复历史文献。历经数百甚至上千年,这些民间捐赠或者由国家出资收购的古籍善本和历史文献破损的形式多种多样,包括虫蛀、鼠啮、霉变、酸化、烬毁、絮化和粘连等等,每一种破损都不是好啃的骨头,而且一本文献往往不止一种形式的破损。


根据不同的破损,也需要不同的古籍修复工具,张品芳将工具从抽屉内一一拿出,全部一套加起来,满满放了一桌子。这些里面除了有我们常见的镊子、刀片和剪刀等等还有一些特别定制的工具,像针锥、竹起、棕刷和马蹄刀等等。


其中一些工具是相当有讲究,就拿针锥来说,根据不同厚度的文献要配合不同粗细的针锥。张品芳特别强调了古籍修复要有可逆性。所谓可逆性,就是所有的修复步骤都可以逆向操作,使文献恢复到修复前的样子。


对于那些刚出库等待修复的文献,首先需要建立修复档案,拍摄每一页文献的破损情况等,档案建立后,根据破损情况确定修复方案。接着第二步就是拆书,拆书看似是一个比较容易的步骤,但因为古籍文献存放时间较旧,积压了大量污物,在拆书的时候,往往需要清理大量的灰尘,其中甚至包括昆虫的排泄物等等。


古籍修复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全手工修复,另一种是使用机器设备修复。一般价值高难度又大的文献都是全手工修复的。图为使用机器设备修复后的文献书页。


全手工修复,张品芳首先需要为文献选配材质、帘纹相同的纸张作修补用。如遇到材质特殊或带有颜色的纸张,还需自行调配纸浆或为纸张染色。


正式修复前,还得制作浆糊,修复使用的浆糊由小麦淀粉加一定比例的水调制。张品芳告诉小编,使用小麦淀粉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小麦淀粉是无筋面粉,制成的浆糊,浆性温和,稳定性好,而且具有可逆性;二是因为所有修复材料都必须是纯天然的、不含化学成分。


具体的修复过程根据破损的种类不同也有天壤之别。拿虫蛀举例来说,具体步骤为在破洞处涂上浆糊,将补纸迅速的粘上填补蛀洞。这步骤听上去简单,实则有很多规范和原则,包括补纸必须是与原纸材质、厚薄、颜色相近,填补的纸边必须是毛边并与蛀洞大小相契合等等。


面对历史价值高、修复难度大的文献,有着20多年修复经验的张品芳也会有一定的压力。在修复古籍善本时,张品芳必定是一头扎入其中,聚精会神。遇到有残损的纸片时,还要做好保护,怕一丝风吹走了残破落下的纸片。


纸浆补孔机修复一般适用于虫蛀破损严重的古籍。这种机械修补机由国外进口,上海仅有两台,操作步骤包括放入文献、加盖注水、倒入纸浆,几分钟后放水,最后在书页上下垫保护纸干燥压平。


机器修复的原理主要是将配比好的纸浆填充入破损的纸张孔洞内,以达到修复的目的。机器修复的好处在于效率高,而且修补处不太会产生明显的凹凸不平现象。


修补完后,将纸张放在吸水纸上均匀喷上水,并再盖上一层吸水纸压平。这样,纸张可保持均匀的湿度,不会因为局部湿润而产生褶皱不平的情况。


纸张浸水之后必须用重物压平,这样子可以有效地防止纸张受潮后起皱。古籍文献也是这样子,用吸水纸吸干后,复原装订之前会放入压书机进行压平处理。


有些修复完的古籍书页,除非内容破损,往往修复痕迹不明显,在透光的情况下观察修复痕迹显露。


修复的最后步骤就是将文献重新装订成册。装订前,张品芳会手工制作纸捻钉,这是古籍流传上千年的古籍装订方法。作为古籍修复的原则之一,整旧如旧一直是张品芳等修复员坚持的标准。


除了准备好纸捻钉,还要将每一张书叶对齐,这个看似简单的工作,往往因为有些古籍文献纸张本身柔软的特质,变得需要加倍的耐心与仔细。


打眼同样也是一个考验耐心的工作,张品芳的每一针下去都要对准古籍文献原先拆开时所留下的那个穿钉孔,不能有丝毫误差,不然对古籍反而是新的损伤。


最后穿纸捻钉,粘上封面,用真丝线装订之后,一本古籍文献才算修复完成。修复完的古籍文献将会被数子化,供上海图书馆的读者查阅。


张品芳修复的《陈氏续修宗谱》修复前后对比照(上)以及《潘祖荫光绪十四年戊子日记》修复前对比照(下),修复前文献笔画分散,纸张霉烂糟朽。


经折式装帧形式是古籍家谱中比较特殊的一种装帧形式,而碑帖拓本中常见。如没有掌握碑帖修复装帧技术,那么是不能整旧如旧的进行修复,恢复其原貌。图为《江都王氏族谱》经折式装帧家谱修复。


目前,上海图书馆招募的古籍修复员,基本上都是从头开始学。这项工作需要极大的细心和耐心以及过人的巧手,需要了解和掌握历史、古汉语、造纸、版本、美学、化学以及生物等方面的知识。张品芳89年所参加的培训班,有相当一部分耐不住清贫和寂寞相继离开修复岗位,促使张品芳等修复员留下的原因不仅仅是一份兴趣,更是一份坚持和对历史文化的尊重。


目前,上海图书馆馆藏170余万册古籍,其中需修复的古籍、近现代文献和西文期刊数量相当庞大,而整个保护修复部仅有12名工作人员,全上海也仅有20余位修复员。按照现有的修复速度,完成全部修复可能需要几代人。尽管如此,像张品芳这样的修复师们仍坚持不懈地将它们一一拆开、修补、重新装订,让这些古籍“复活”。


涨姿势时间到,张品芳支招,解决生活中书籍和纸币浸水的难题,具体方法详见图片。


阅读(52) 赞(0)

最新帖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