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活动首页 > 帖子 > 《湘军志》《湘军志平议》《湘军记》 版本述评

《湘军志》《湘军志平议》《湘军记》 版本述评

2015-02-03 18:18 发布人:乐易网

900.png

这三部书,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

  • 三书刊成缘起

湘军镇压太平天国后,曾国藩想让王闿运写一本反映湘军的史志。但直到曾死后王才开始着笔。王于光绪七年写成后,自视甚高,自喻能与“《三国志》《后汉书》比肩”。但当郭嵩焘、曾国荃(曾国藩之子)看到此书后,极为愤怒。认为“于曾文正多所刺讥”。面加诘斥。于是王闿运不能不将书版交与郭、曾烧毁。



但郭、曾,仍不止于此,为了消除《湘军志》一书的不良影响,他们两人分别做了两件事:

1、郭嵩焘、郭崑焘兄弟对《湘军志》爱条批驳,写成《湘军志平议》一书以驳斥《湘军志》。

2、曾国荃请幕僚王定安另撰《湘军记》,试图抵消它的影响。



  • 三书版本述评


一、《湘军志》


1、光绪七年刻成的《湘军志》。是为王闿运书成后(未送湘军将领阅览前)在成都刻的第一个版本,为成都志古书局刻。

901 下午5.37.41.png

902 下午5.37.41.png

版本特点:

牌记:成都志古堂藏版

说明:王闿运本人与许多湘军将领关系很深,对曾国藩也颇为推崇,但在书中除褒扬湘军的功勋战绩外,对太平军前期声势的凌厉,清朝内部各派势力的矛盾,湘军初期曾屡战屡败的竭蹶之状,以及曾国荃攻破江宁後纵军屠城与劫掠,吞没财物的情况都不加掩饰,一一加以叙述。所以此书一经刻印就遭到一些湘军将领的攻击,认为它是“谤书”,直至光绪八年王闿运被迫将原版交郭篙焘毁掉才得以免祸。

但此书,无论当时还是后世的史学家对此书评价极高,甚至有誉为“千古以来杂史第一”的。


2、光绪十二年成都志古堂补刻。

光绪八年,王闿运迫于各方压力,不能有将书版运至湖南交于离嵩焘毁之。王闿运受了一番奚落斥责,但心中仍不平且自视甚高,回到成都,暗自又重刻此书,并略有改动。见下图:

903 下午5.37.37.png

版本特点:

牌记:乙酉仲秋成都志古堂补刊。

说明:似套印版,每页上方的要点批注。视第一版,略有改动。


3、清光绪十二年(1886)成都墨香书屋刊本。此版全依志古书局版重刻。

904 下午5.37.37.png

版本特点:

牌记:清光绪十二年(1886)成都墨香书屋刊本
说明:此版全依志古书局第一版重刻。


4、光绪二十八年,湖南书局方块字刻版《湘军志》。同年长沙富记书局亦有刻本。


905.png

906 下午5.37.37.png


907 下午5.37.37.png

版本特点:

牌记:光绪壬寅春湖南书局刊

前有小序:右湘军志十六篇,为湘中琅琊君所著。是书综两朝之兵事,成一家之名言,振笔直书,浩瀚雄奇,直足追马班而窥左氏,亦古今著述家不可多得者也。浏览之下,喜其可证当时之事,复爱其体格严正,为之手不忍释。原版书数见,间有翻刻,颇多鲁鱼帝虎,涼秋无事则用勘校以付手民。固知检书如扫落叶,虽先竹后素,不敢自谓无伪,惟阅者鉴之。光绪乙酉秋斠微斋主人识。


5其它

此书屡经翻刻和重刻,各版本无法一一收集。主要版本还是以上四种。

各文献中多次提到“《湘军志》由成都尊经书院学生出资重刻”但成都尊经书院版本人一直未见到,查国图记录,也无此出版记录。不知是重名还是写错。请读者教之。

二、《湘军志平议》

介于对《湘军志》的重大“恶劣影响”,郭嵩焘兄弟本有纂《楚军纪事本末》的打算,会因事中辍,仅对《湘军志》中的疏漏错谬处一一笺出。1915年,郭嵩焘侄孙郭振墉将批识文字辑录成轶,并加笺注,以《湘军志评议》为名出版。堪为读《湘军志》者之重要参考书。

908.png

版本特点:

作者:湘陰郭嵩燾、郭昆燾撰,郭振墉校錄
年代:民國五年(1916)湘陰郭氏清聞山館刻本
说明:郭振墉,湖南湘陰人。郭昆燾之孫,郭慶藩之子。民國中曾任安徽省檢察廳廳長。


三、《湘军记》

为消除《湘军志》之不良影响。王定安受曾国荃之托,于光绪十三年(1887)着手写作《湘军记》,于光绪十五年完成,阅时近三载,足迹遍五省。他以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为史实撰写此书,以湘军为纲,以它军战史附之。资料详实,可补《湘军志》的缺略和偏颇,但它对曾氏兄弟一味奉承,故意回避或弥缝各方的矛盾,因而无论是真实性,还是叙事的简洁、文笔的雄健都略逊于《湘军志》。


王定安(1833-1898),字鼎丞,湖北宜昌人。任曾国藩延为幕僚达20年之久,也为曾国藩校注其所汇编的《十八家诗抄》。

909.png


910.png

版本特点:
此书卷首有“光绪己丑仲秋江南书局刊板”牌记,次曾国荃叙,次自叙,次目录。目录后刻有“东湖黄学濂,武昌范德培校字”诸字。

阅读(185) 赞(3)

最新帖子 更多>>